白洁高义85章_白洁第98章

2021-10-20 浏览(10) 评论(0) 当前位置:首页>日韩电影>白洁高义85章_白洁第98章
白洁高义85章,白洁第98章
白洁高义85章导读: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伊旗公安局官方微信

截止截止目前,2019年7月24日前申请办理的身份证已制作完成,如果名单里有您,请及时前往办证地点领取。因自治区公安厅制作、寄发批次不同,如果您已申请但不在名单里,请继续关注,后续身份证制证情况将持续更新。

阿勒腾席热镇:140人

越舒誉、高萧煜、吴雨楠、李毓、刘沛霖、李若晞、李政翰、张致远、郝文庭、高子辰、苏兼平、兰芳洁、杨腾宇、刘泽欣、呼斯乐、王韵凯、姜名科、白灿宇、王励行、张金惠、石一磊、雷维祥、冯宇容、杨昊东、王楷杰、张镕璋、杨熙媛、訾托娅、贾梓瑶、张诗媛、张智媛、斯庆高娃、杨瑞林、刘治贤、史曼钰、范新宇、徐浩杰、郁聪媛、郁丘媛、王亮、

郝凯阳、王宇、高伊曼、高梨、韩昊龙、贺禹博、周硕晨、崔力之、白洛菲、张业佩、罗羽斯、罗雅婷、贺家祺、王博远、杨雨如、刘竞扬、孙煜瑶、张家硕、郝茗萱、郝建平、郝铭博、杨笑、德格吉乐、杭盖、徐霖、任轩槿、白泽宇、呼筠静、赵嘉妮、吴浩源、王孟渊、赵婉茹、习冉亚、武楷凡、丁浩博、杨培赫、孟佳、越浩舟、奥日奇郎、苏月蓉、杨栓、康笑杰、高屹隆、闫楷浡、康华、卢春玲、孙曼琦、张冶宁、张景瑞、王新宇、李梦琦、袁熙蔓、袁瑜晗、马婧婷、刘悦瑶、何小慧、韩佳禾、格日勒、德力赫、哈斯、渠通、嘎勒泰、都兰、范艳花、李姝妤、王振廷、贾雪荣、李晓英、祁学禹、胡渊博、郭宾彤、高欣涛、高欣程、于莫日根、高娟、王子涵、白文雄、吕天娜、刘浩天、王珈瑜、韩毛则、张兰女、杨凯崴、王跃、李强、施婉婷、刘敏、邱婧蓉、许玉军、梅方扬、梅硕恩、赵茹娟、奇琪、刘玉兰、郝阅英、张锦坤、张锦涵、徐杰、庞钰宸、王声睿

乌兰木伦镇:82人

贺馨雨、高瑞龙、呼锄女、刘羽娜、刘鑫龙、王硕娅、赵文菡、宋宇晨、朱小红、高紫淇、赵悦晨、王飞翠、贺瑞、贺玉岗、王应、李国栋、邱慧、柴媛、白楚瑄、王兴亮、王相奎、贺玉珍、刘昊博、张良、王胤博、王帅博、袁东、梁祎彤、武卓辉、吕遵硕、赵小东、郝怡农、王瑞清、张丹萌、王蓉、王震宁、邱佳钰、温凤莲、李旭兴、刘佳欣、刘振宇、解军、陈启航、林怡芬、刘洋、杨洋、马姚、张月、杨翼天、杨艺渊、温凯扬、杨梓轩、杨梓菡、王美美、丁羽欣、李雪聪、李忆茹、郭志杰、白俊成、刘梦瑶、郝昱舒、王瑞豪、王雅洁、折子娆、武宗贤、杨巧玲、李涛、郝鑫渊、王瑾煦、越浩铭、越楚涵、袁卓鸿、边思雨、张浩宇、张慧怡、杨洋、王凯博、折佳慧、马悦研、马蓉、张皓铭、乔杰

纳林陶亥镇:51人

白雪娇、白舒月、张焱超、郭紫懿、唐赫乾、白利平、路舒涵、杨文刚、杨书语沐、杨礼语、丁星宇、奥雪媛、李东胜、张浩东、丁俊承、丁俊朝、张凯龙、王科委、折星宇、折哲序、刘雯、贺梦楠、贺梦瑶、刘雍、高琳杰、高雅丽、张语桐、刘旭凯、韩利伟、解梓艺、贾甜甜、陈俊莲、崔娇、李佳琦、德格金、武溢平、武靖博、武艳桐、屈映霞、张庭华、张若晨、张馨月、郭佳、杜佳宇、李若萱、孙浩宸、冯俊博、白欣如、肖语轩、赵辛楠、陈柏宇

苏布尔嘎镇:109人

崔雅秋、耿嘉卉、张沁如、张苑如、兰欣荣、王怡冉、李雨轩、李文芝、刘姝言、刘雨萱、张霞、王晔颖、赵煜程、杨靖茹、訾宽、訾凯博、苏鑫雅、韩承远、王博星、梁芮、王鸿儒、刘博旭、杨国锁、朱小红、朱浩博、苏琪雅、范淑菲、范雯萱、范瑞霞、丁嘉启、单存西、高妍凯、张小丽、郭容琪、王佳妮、王予彤、康佐伊、李青霖、李青潭、高洋、杨旭博、郝月娇、解杰雅、高娜、陈瑞峰、张谨如、云禄博、全珈成、王海燕、马鑫、马腾宇、李海燕、牛敬超、兰皓宇、张陶韵、武丽蓉、高明乾、张敬宇、李伊一、李一凡、刘子涵、刘洋、郝帅杰、郝怡朵、王香、冯香兰、张冉玥、梁馨予、温芯蕊、撖相龙、贾建锁、呼旭、白兆博、白兆渊、王霞、张珈绮、樊昇原、樊雅婷、樊致宇、夏金霞、越琳馨、阿古达木、特日格乐、泰温、特日格勒夫、赛罕娜、刘姝桐何娟娟、贾军、贾媛、贾敏、郭佳倩、郭瑞、李原恒、李书恒、刘志、郝珍、张浩鑫、张惠容、张可昕、乔伊彤、王鑫、杨可盈、杨益语、杨瑞、闫香、李新宇、吴璇奕、张晶

札萨克镇:105人

王宝乐、李悦、鲍楠丁、蒋浩宇、王娜、马宇博、郭其、孙田、田熙博、张博航、都兰、乌云苏布德、苏乐登、仁庆道尔吉、陆浩然、杨金娃、翟原庆、闫小英、贺雅璐、刘双巧、杜春艳、王芃、杨翠英、王钇骄、刘银祥、郝梦冉、池雨婷、刘娜、武轩彤、杨娜、那木拉、高丽文、陈思昊、杨珊珊、王二平、杨哲远、张铭哲、李钰珊、何奕蒙、王婷婷、王炜东、郭梓涵、解雨嘉、段丽芳、白绍暄、田晓莉、张宇婷、张洪浩、杨砚博、张书赫、杨冬琴、殷晟轩、戴悦凯、项正宇、白羽鸽、白琪凡、张佐伊、孟卓妍、秦滢、孟琬婷、贺驿轩、郑璐、高冉、阿拉腾达赖、阿斯布日、高子旺、张纳、蒋雅欣、杨恒赫、单倩、孟馨、高海刚、李忠山、李宗贤、燕韦愽、刘浩洋、袁子卓、任昱如、杨汫林、杨子恒、刘荣、赵飞龙、赵天宇、张俊霞、訾英雄、庄子皓、庄子寒、刘政国、曹巧梅、虹格尔朱拉、奇格乐、特古乐特、张舒雯、朱敬霞、张谷宜楷、李海龙、越子轩、宋博阳、王晶晶、折昱甫、折家辉、丁梓栩、郝润博、王慧、张馨月

伊金霍洛镇:60人

塔娜、扎嘎尔、喜吉日、王瑞、李波、郭远鹏、王鑫、卢泽凯、张蒙川、边嘉昊、王禺融、张艳、万姣缘、高艳虹、赵敏、赵鑫宇、张娆、白祥龙、白浩廷、白浩杰、王建、王羽璐、焦宇、王鑫、赵维胜、徐丞禹、朱媛慧、张小龙、张致远、刘泽萱、王姣姣、哈斯其木格、王英、张凯扬、呼娅璇、高雅彤、史同惠、李伊然、乌日其勒图、林垚、缪沁妤、缪星宇、卢政昊、白小燕、牛新华、解雅琪、张艳霞、王鹤朝、白平、袁园、马宁婕、阿古达木、乌力吉、布赫琪劳、尚妮雅、达布希拉图、李旭东、李旭蓉、高婧阳、李嘉涛

红庆河镇:102人

曹贇梵、屈瑞欣、屈瑞杰、王新怡、王鑫、王子诚、王丹妮、苏宇捷、高薇、樊宇、赵葡萄、杨景茹、刘如杰、王宇欣、张新艳、张悦、折佳毅、武鑫、何奕凯、何奕璇、兰佩茹、兰心茹、白世鑫、米何、高义栓、毛娜、王天宇、陈慧、单悦、杜怡冉、苏政玮、苏政赫、张子睿、张子聪、尹奥成、曹林则、梁缠、刘浩宇、贺越茹、孟雅丽、白梦琪、陈彦龙、杨济远、王伟可、陈关清、朱博、李奔、呼子航、呼子豪、孟莉君、李源、李炣、雷艺淼、雷荣轩、陈瑞峰、刘彦杞、白梦圆、宋伊娜、宋伊丹、燕凤琴、王栎凯、解丹、雷欣烨、高雨洁、张书宁、李姝晗、张伯羽、张晶晶、张梓萱、毛怡璇、刘佳佳、刘雨欣、刘恒宇、贺巧俊、刘小红、王金龙、王欣、韩庭、云浩喆、郝敬阳、郝悟宇、高宇、刘彩霞、牛泳乐、牛恺祺、牛嘉乾、冯纬纬、尚佐伊、袁颢奇、雷婧媛、罗慧如、黄天霖、黄雨妮、黄雪妮、訾婧璇、李荣、董科政、张雪、武政阳、解宸熙、张丹阳、杨书恒

异地办证:28人

蒋玉萍、薛高明、王新元、杨富军、白玉、白杰、康福元、陈琛、郄孝青、王少雄、高慧、周建辉、吴文东、乔慧芳、冯蕊蕊、王根平、王有全、闫桃桃、徐丽华、郭博潇晗、李元浩、王晓宁、田依杭、田依恒、张晓东、王立艳、宁兆亭、宫明远

审核:刘树林 丁 伟

编辑:陈敏

来源:治安大队

白洁第98章下面,小编就和大家一起来看看关于白洁高义85章的内容吧!

人需要交心|二嫂子和她的男人们

“嗯,给你100元零花钱,够你用一阵子了。”二嫂子递给孩子们生活费一样地递给陕北二哥一张百元大钞。

1.

二嫂子个头一米五左右,脸蛋圆润,有一些斑点,一头自来卷,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陕北话,有时你也会听到她的四川口音。

二嫂子的祖辈也不知道老祖先是从那一辈从四川逃难到此落的户口。她的母亲是陕北人,父亲是四川人,从小二嫂子既会说四川话也会说陕北话,还会说本地话,长大后就形成了多种口音的语言。

由于二嫂子家地处偏僻闭塞,三十岁时才把自己给嫁了出去,嫁给了大姑妈的二儿子。

大姑妈家一家也说四川话,据说也是不知道从那一辈算起,祖辈们为了生活逃难到了陕北的这一带安家了。二哥小时候有一次发高烧,幸好没有烧坏脑袋,却让他落了小儿麻痹的毛病,终身残疾。好在二哥脑瓜子聪明又好学,学得了看病的本事。

二哥腿脚不方便,但是自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二哥如果不走路,根本就发现不了他的腿有残疾。所以他就在村里给方圆几十里的人家看病。有时候夜里二哥也要去给人家看病,因为在那一带,大伙都相信二哥的医术。只要有人叫看病,二哥从不耽搁一秒,立马动身,所以在那一带的口碑非常好。

二哥人长得算不上帅哥,但颜值也是扛得住的。一米六左右的个头,脸形稍圆,人不比那些白净的奶油小生,但也是健康的小麦肤色,一对双眼皮的眼睛里总是闪着光,也总是爱和大伙开个玩笑。眼看二哥是三四十岁的人了还没个对象,家里人都记得不得了。

大姑家就托人打听哪里有合适的姑娘。说来也巧,终于在一个川道的山沟沟里打听到一户人家有个待嫁的姑娘,年龄大概在30岁左右,穷苦人家出身,女娃干活没得一点问题。

了解各大概后,二哥也觉得合适,二哥觉得这大概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媳妇吧。

二哥马不停蹄,就去了女娃家,没想到第二天女娃就跟着他来看家。看来女娃对二哥还是相当满意的,在三十二岁那年,二哥和二嫂结婚了,二哥的人生大事总算是解决了。二哥也就成了二嫂子的第一男人。

婚后,二哥二嫂喜得一儿一女,两个孩子长得乖巧可爱,学习也好。后来乡镇给每个村里建卫生室,这个光荣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了二哥。这样一来二哥外出的时候就少了许多,大家看病买药最起码有了一个地方。

二哥和二嫂的日子慢慢地越来越好,不知是幸福生活的滋养还是咋的,二嫂脸上的小斑点也神奇的一点点消失,脸变得越发红润有光泽。二哥还是那样乐呵呵地坐在小诊所里,吹起幸福的口哨。

大姑和姑父是个要强的人,因为二哥的缘故,他们二老更是努力干活,不敢懈怠。在孩子们四岁的时候,苹果卖了个好价钱,一家人高兴得合不拢嘴。就在那一年,二哥二嫂的家把泥瓦房翻修了,住上了宽敞明亮的平房,还买了一辆小汽车,说二哥腿脚不好再也不用骑摩托了,开着车多好。二哥家的日子真是顺风顺水越来越好了,一向沉默少言的姑父,也乐得脸上有了笑容。

好景不长,在二哥二嫂的孩子们长到五六岁的时候,二哥突发疾病,再也没有醒来。二哥的病太突然了,都没来得及看医生就悄无声息地走了。二嫂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本来就要强的姑父,自从二哥走了以后,没有滴过一滴眼泪,说那是他的命。在这之后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姑父一头乌黑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苍老了许多,就像一个倔强的小老头。

姑父从此话少了许多,只知道一天到晚埋头干活。得病了也不去看医生,就那样忍着。

2.

直到小孩子长到10岁的时候,来了一个陕北汉子。他身材魁梧,一米七左右的样子,皮肤黝黑。陕北汉子说他是榆林人,他们那里多山少地,他愿意当上门女婿,他也愿意照看二哥的两个娃。在和二嫂子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觉得那个陕北汉子挺厚道的,干活也不赖,人不错,姑父姑妈和二嫂子都同意了。

这个陕北汉子就成了二嫂子的第二个男人。我们都叫他陕北二哥。

在二嫂子第二次结婚的那天晚上,一向倔强的姑父哭了,哭得非常的伤心。 第二天,他摸了摸孙子和孙女的头,往地头的方向去了。这一干就是一整天,也不回来吃饭,二嫂子叫也不回,送饭也不吃,直到天黑了,姑父才回来。

第二年春天,姑父也去世了。他是得了肺气肿才走的。据说姑父这一辈子没有去过医院,唯独这次,却只待了两天就走了。

村里人都说姑父惜财,在我看来,姑父是心思重,是心病夺走了他,从二哥得了小儿麻痹症后他便有了心病。大哥是姑父的养子,只有二哥才是姑父亲生的儿子。

二哥走了姑父走了,患有高血压的姑姑日子艰难了许多。二哥的两个孩子,有二嫂子照顾,后二哥对孩子们也不错。但在这个家里头,姑姑是再也不想待了,她觉得别扭、难受。

大哥知道后,收拾了一间屋子,把姑姑接了过去住,姑姑病犯了两次,都是大哥带着她去医院看得病。我去看望姑姑的时候,姑姑流着泪说道:“真是讽刺啊,一颗心都扑到你二哥身上,到头来还得依靠你大哥。”

“好在二哥的两个孩子都生活得很好,姑姑也就不要多想了。” 我安慰道。

是啊确实也是这样,不然呢?

二嫂和陕北二哥结婚后,二嫂子确实把家看的很好,把两个孩子照顾的很好。二嫂子掌握着家里头的财政大权。所有的收入支出都得经过二嫂子的手。都说这个时候的女人只有紧紧地抓住财政大权,手里握着大把的资金才觉得有安全感,才觉得是踏实的。

二嫂子就是这样可怜的女人,她变得不相信任何人,甚至和自己同床共枕的陕北二哥。陕北二哥有的是力气,每天只知道使劲地干活,回到家里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给他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就开心的不得了。

时间久了,陕北二哥,越来越感觉不到家的温情。他是一个男人,他要和人打交道,他身无分文,连一支烟都发不起,更别说别的了。上街买东西回来都要给二嫂子报账,剩余的钱都要退回去,陕北二哥说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二嫂子家里的一个长工,如果是长工还好,可自己明明不是,自己是她的丈夫啊!说着说着,陕北二哥流眼泪了。

陕北二哥接着又说:“我不求别的,只求有把子力气有地方使,有老婆有孩子,一家人在一起就好,我现在也不想着你二嫂子可以给我生个娃,有这两个就够了,我会把这两个孩子同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的。现在这两个孩子和我还是比较亲的,我对孩子怎么样大家都会看得到的,为什么你二嫂看不到,把我当外人一样看待呢!我真的想不通。”

说完,陕北二哥耷拉着脑袋,她不知道这样的婚姻是否还要继续,但他一想到那两个孩子,他就放弃了这样的念头。

3.

大概是陕北二哥的真心感动到了二嫂子。陕北二哥像往常一样去地里干活,孩子们都到城里上学去了,二嫂子头一次破天荒地给陕北二哥把饭菜送到了地里,还特地炖了猪蹄和梅菜扣肉。

看到这样的二嫂子,陕北二哥心底里有着些许的温暖,他第一次觉得二嫂子是如此的温婉贤淑,眼底里竟闪过一丝潮湿。二嫂子看着陕北二哥满头大汗,拿着毛巾就要去擦,被陕北二哥止住了,他一把把二嫂子拥入怀中,尽情地享受着这份甜蜜美好,两行热泪顺着这个陕北汉子的古铜色的脸颊汩汩流下跌落在二嫂子的肩背上。

“这么些年苦了你了,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你对孩子们的好,我都看在眼里。可我就是不够自信,我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所以我对你有些苛刻,不要怨我。你能理解吗?”

二嫂子贴着陕北二哥的胸膛,她能感受到那颗炙热烈火般的心跳。

“你啥啊,我要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还有那两个孩子,还有那么多的地可以种,我感谢你还来不及能,我不会怨你,也能理解你,不然我不会坚持这么多年的,我相信有一天你会看到我的好的......但是,我是你的丈夫,你应该相信我,我们一起把日子过好。” 陕北二哥用头抵着二嫂子的头......

二嫂子和陕北二哥,第一次心交心地说了很多话,第一次忘记了干活。

第二天,二嫂子和陕北二哥,买了很多东西来到大哥家,看望姑姑,并请姑姑回家住一段日子,两个孩子也想姑姑了。

姑姑听后用手不停的擦着眼睛,不停的抹着泪。

周边 「少女白洁的嘉奖」孩之宝复古珍藏莱娅·奥加纳公主发售

AEMedia专业主义ACG电子媒体 高达星战粉丝都在关注

孩之宝 E7315 复古珍藏系列 莱娅·奥加纳公主(雅汶)(星球大战Ⅳ:新的希望)

Hasbro E7315 Star Wars The Vintage Collection—Princess Leia Organa(Yavin)(Star Wars Episode Ⅳ: A New Hope)

厂 商:孩之宝

类 型:复古珍藏系列

发售日:2019年10月19日

售 价:12.99美元

全 高:9.52cm

系 列:星球大战4 新的希望

适龄游玩:4岁或以上

UPC号:

颁奖仪式上身穿的典雅礼服莱娅加入复古珍藏系列

登场于『星球大战Ⅳ:新的希望』,带领义军同盟摧毁死星的卢克·天行者和汉·索罗在电影结尾接受莱娅公主颁发英勇奖章,在盛大仪式上所穿的白色长裙栩栩如生地立体化!并附有奖章,连同另购的卢克和汉一起接受莱娅的颁授吧!

【商品内容】主体、奖章

少年,你需要这块金牌么?(′▽`)

这个透雕配这件衣服瞬间让我裂了!w(?Д?)w

关注我,了解更多的『高达星战』内容~


精选留言

  • Noten章 11这个头雕…大妈你谁?以及这个衣服真的不是从苹果外面的泡沫改的么…
  • 董岐岐爹地 5你这写的名字我想歪了。。我不干净了
  • 黝黑蜗壳 5少妇白洁??????
  • LIANG 4赔我公主、赔我初幻想、赔我精神损失!这尼玛公主大概哪次着陆失败,用脸当刹车片了,太挫了!头上好好的辫子做出压花便便效果,还是旱厕那种!鲁迅先生看了也要出离愤怒了!
  • 王轲 4少女白洁还行
  • LOK· ????????????? 3大妈白洁
  • 努力宝 3贾斯丁比伯
  • 七月微风 2有没有同款的高义啊?
  • unknown 2邪神警告
  • 逸年殆记 1好像把裹苹果的泡沫网穿身上了的感觉

小说:大晚上想干什么

“嘭!”就在陈光宗呼吸粗重,将秦兰的曼妙娇躯压在身下之时,一声沉闷的巨响传来,别墅大门被野蛮的撞开了。

“什么情况?”陈光宗皱起眉头,好事被打断极其不爽,翻身下床,来到窗口,向下望去。

只见一行人闯进庭院,为首的是一个身材粗犷的彪形大汉,至少一米九出头,手中拎着一根半人多高的硕大狼牙棒,好似凶神恶煞,就是他一棒子将大门砸开的。

“怎么回事?”秦兰整理着衣服问道,脸上还挂着动情的绯红。

“有不速之客,我去会会他们,兰姐,你千万别出去。”陈光宗整理好衣服,翻身直接从窗口跳了下去。

“小宗,你疯啦!”寻常人从二楼跳下去,肯定会被摔伤,秦兰慌忙跑到窗口,借着灯光向下望去。

陈光宗安然无恙的站在楼下,毫发未损,凭现如今的功力,从二楼跳下去不会摔伤轻而易举,他对着楼上招了招手,笑道:“兰姐,我没事,不用担心。”

秦兰长出一口气,有人闯进别墅寻衅滋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她还算镇定,并没有选择报警。

“什么人?大晚上闯进我家,想干什么?”陈光宗怒喝道,同时细数了一下,对方共有六人。

“姓陈的,还认识老子吗?”随着一个愤恨的声音,高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见高顺,陈光宗顿时猜到了这些人的来历,冷笑道:“原来是五虎帮的,不用问,你们是来给高义报仇的吧?”

“不错,我弟弟不能白打,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废了你,给他报仇雪恨!”

高顺的气焰嚣张,手指身边一米九出头的彪形大汉,接着道:“这位是我们的堂主高崇山,不想被他一棒子砸死,赶紧跪地求饶。”

“没听说过,手下败将也敢嚣张,不想死的话立刻给我滚!”陈光宗不屑道。

其实,小黑早料到了五虎帮不会善罢甘休,给陈光宗说起过五虎帮的主要人物,高崇山就是其中之一。

高崇山以力大著称,擅用一根四十斤的狼牙棒,一旦抡动起来,二三十个人别想近身,若放在古代,也是一员虎将。

“小子,你挺狂啊,没听说过本堂主没关系,记住我这根狼牙棒就行。”高崇山单手举起犬牙交错的大棒子,指点向陈光宗,声音粗犷的喝道,威风凛凛。

“拿根破棒槌吓唬谁呢,别小爷是吓大的啊?”陈光宗十分傲气,对方找上门来,怎么着都不能输了气势。

“破棒槌?”高崇山冷冷一笑,“等会儿就让你知道知道这根破棒槌的厉害,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不小心被我一棒子打死,只能怪你倒霉,看棒!”

高崇山是个急脾气,话不投机半句多,最后一个字出口,抡起狼牙棒,好似凶神恶煞般扑了上来。

就在这时,陈光宗的手机响起,只不过他的手机没带在身上,留在了屋里,秦兰接的电话。“黑哥,是我,你找小宗吗?”

“对,他人呢,麻烦你转告他,我有急事。”电话是小黑打来的,急促的道。

“有一伙人闯进了别墅,小宗正在跟他们理论,不对,已经动手了,黑哥你快点带人来帮帮忙吧。”

“我就是为了这事,你告诉小宗,尽量拖住对方,我最多十几分钟就到。”

这次,五虎帮派出了以高崇山为首的众人来到江城,小黑暗中派人进行了监视,高崇山带人闯进陈光宗居住的别墅,小黑那边也得到了消息,立刻带人前来支援。

陈光宗跟五虎帮之间的恩怨,全是因为小黑而起,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袖手旁观。

眼看呼呼挂风的狼牙棒袭来,陈光宗不敢硬碰,只能闪避,脚下施展出疾风微步,瞬间从原地消失。

高崇山一棒子落空,立刻抡动横扫,再次袭来,陈光宗又闪躲了过去。

别看高崇山人高马大,体格强壮,动作却不笨拙,三两下就将狼牙棒抡圆了,凶猛的一塌糊涂,周身一棒的距离之内别想近人,碰上就是重伤。

陈光宗仗着灵巧的身法,左躲右闪,面对力大如牛又手持重型冷兵器的对手,他明显处于下风,占尽劣势。

高崇山则是越战越勇,得势不饶人,一条硕大的狼牙棒足保他立于不败之地。

“现在知道我们堂主狼牙棒的厉害了吧,打的你如丧家之犬,屁滚尿流。”高顺得意的叫嚣,在他看来,陈光宗被一棒子打倒只是时间问题。

陈光宗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对方,暗自郁闷,近不了身,处处受制,一个不慎就是重伤的下场。

他当即提高了十二分精神,身法并没有加快,能躲开狼牙棒就行,给对方一种他只能跑这么快的错觉,关键时刻再加速反击。

一晃十几棒子下去,高崇山却没有打中陈光宗一下,他也不着急,抱着猫戏耗子的心态,只要给陈光宗来一下,就别想再站起来。

楼上观战的秦兰无比担忧,心急如焚,手心都冒出了紧张的热汗,生怕陈光宗被打中。

高崇山使用的大棒子上的铁钉好似狼牙,密密麻麻遍布,挨上一下,身上不知道会留下多少血洞,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般情况下,高崇山很少动用狼牙棒,这玩意携带也不方便,凭着他的一身蛮力,轻轻松松就能对付十几个人,不过今晚例外。

高义带人来江城立场子,栽倒了陈光宗的手里,五虎帮的来人不能再败,否则威名受损,所以高崇山动用了狼牙棒,力求稳赢,给高义报仇的同时立威。

“啊!”楼上的秦兰忽然惊呼一声,只见高崇山抡起狼牙棒,如力劈华山般照着陈光宗当头砸下。

陈光宗好似吓傻了一般,愣在了当场,没有第一时间躲避。如果被这一棒子结结实实的砸中,必定脑浆迸裂,当场惨死。

完了,小宗活不成了!秦兰吓得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花容失色,不敢再看,慌忙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出陈光宗脑袋开花,鲜血横流的惨状……